病毒

当前标签查找到共 4 个相关结果
纽约疫情主要来自哪儿?美国专家有重要发现!
网海拾贝
纽约疫情主要来自哪儿?美国专家有重要发现!

原标题:纽约疫情主要来自哪儿?美国专家有重要发现! 全球首例! 纽约一老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据纽约时报8日报道,最新的基因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病毒早在2月中旬就开始在纽约地区传播,也就是在第一个确诊病例出现之前的几周。这种病毒主要是由欧洲旅行者带来的,而不是来自亚洲。 △《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地区的病毒主要是由欧洲的旅行者带来的。 多个团队研究得出相似结论: 纽约病毒主要来自欧洲 研究人员通过成千上万患者身上获得的病毒遗传物质寻找线索,揭示了疫情暴发的过程。 “病毒主要是由欧洲的旅行者带来的。”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遗传学家哈姆·范·巴克尔说。 尽管研究的病例不同,但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研究团队得出了惊人相似的结论:从纽约地区患者身上获得的病毒与欧洲发现的病毒相同。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称,他们分析了上个月在纽约地区医院确诊新冠肺炎的75名患者的病毒样本,其中大约三分之二的样本来自欧洲。 美专家:若尽早积极开展检测 可及时发现病毒的隐蔽传播 1月31日,特朗普已经禁止在两周内去过中国的非美籍人士进入美国。2月下旬,意大利才开始封锁城镇。此后,特朗普宣布3月13日起对除英国外所有欧洲国家实施30天旅行禁令。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当时纽约人早已经携带这种病毒回到国内。 △4月4日,市民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跑步和骑行。 同时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来自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与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两个团队都从3月中旬开始,分析了来自纽约确诊病例的新冠病毒基因组。研究发现,新冠病毒早期在纽约很有可能在隐蔽的状态下传播。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阿德里亚娜·海居博士经研究指出,如果早就积极开展检测,病毒的隐蔽传播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美专家:美国或将迎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多发的一周 当地时间8日,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本周预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将出现明显增加, 但随着纽约州住院病患数字的减少,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有望在下周之后出现缓解的迹象。 另外,同一天,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表示,按照目前疫情情况,纽约州对呼吸机的需求比此前预计的要少,本周纽约市对呼吸机的需求,从上周的每天200-300台下降到每天100台左右。 过半数美国人对联邦政府防疫措施表示不满 据CNN当地时间8日报道,根据市场调查公司SSRS的一项民调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联邦政府在阻止新冠病毒扩散方面做得很差 ,这一比例在大约一周的时间内上升了8个百分点。 80%的受访者认为疫情最坏的局面还未到来,55%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在防疫上可以做得更多。37%的人称自己过去几天感到更担忧,此数据与之前相比有大幅上升,此前比例为5%。 △4月6日,在美国纽约一家医院外,医护人员将死亡患者遗体送往临时冷藏车后推着空床返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张文宏:整个欧洲出现不可控的情况,疫情在今年夏天结束的概率很低
网海拾贝
张文宏:整个欧洲出现不可控的情况,疫情在今年夏天结束的概率很低

原标题:张文宏:整个欧洲出现不可控的情况,疫情在今年夏天结束的概率很低 来源:微信公众号“人民网” 目前,中国国内疫情从暴发期进入康复期,但境外正进入全面暴发期,疫情进入了全球大流行状态,中国面临着严峻的境外输入风险。 上海作为境外输入的第一线,该如何做好防控,这场疫情又带给了大家什么启示?人民上海会客厅邀请到了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为大家进行解答。 张文宏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 记者: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从暴发转入康复期,但是境外却全面暴发,中国由此面临着境外输入的高风险。上海作为一线城市,防控压力尤其大。就目前阶段看,国内特别是上海应如何做好防控?老百姓又该如何做好防护? 张文宏:面对这次疫情,全国人民都蛮艰难的。全国支援湖北,到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疫情基本上控制住了,全国各地基本没有本地病例出现,中国已经迈过至暗时刻。但现在欧洲突然成为疫情的新中心,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后续我国仍然面临较大的输入性风险。上海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境外输入,我们要严阵以待,迎接“二次过草地”的挑战。 原来我们预估疫情于4月份结束,后期再拖个尾巴,再控制一下世界的疫情,全球6月份也能结束,我认为这也是合理的。但现在整个欧洲出现了不可控的情况,疫情在今年夏天结束的概率就很低了。特别是欧洲一些国家提出的“群体免疫”,这个过程事实上非常痛苦,势必会有大量的人被感染。因为建立一个“群体免疫”的过程非常漫长,意味着会有60%-70%的人被感染。推算一下,周期基本上会到跨年,所以我预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医务工作者都很难停下来了。 对老百姓来说,防控很重要。别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就是不感染,有没有秘诀?事实上是有的,一定要掌握住传染病里面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接触。没有接触,就没有感染。在疫情暴发非常厉害时,我们发现,所有的感染都是密切接触传播开来的。 那么,我们在工作场所如何避免密切接触?不仅要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还要戴口罩、勤洗手。做到这些之后,感染的风险基本上就没有了。有人担心会空气传播?其实,到目前为止空气传播一直是停留在假说之中,我国大多数病例都是在密切接触中发生的。 记者:目前的欧洲国家,意大利情况极为惨烈,确诊病例多,死亡率也高。所以,网上热传是意大利的病毒成分与中国的不完全一样,而是毒性更强。这种说法是否存在? 张文宏:意大利病毒的序列分析结果,目前还没看到明确的数据,所以现在还不能说毒性更强。武汉早期病死率也高,现在已经降下来了,也没听说是病毒成分发生改变。病毒成分发生改变一定要有基因测序的结果来佐证。现在最主要的原因是意大利大规模暴发,重症病人就存在一定比例,如果20000多例确诊者,按照20%的重症比例计算,也有5000人,重症病人太多,医院的救治能力就可能跟不上,死亡率就会升高。如果再暴发下去,会越来越严重。 梳理下时间线,意大利最初的3例病例都是输入性病例。在之后的两周内,并没有出现新的确诊患者。正当意大利全国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疫情却逐渐发酵。2月22日,伦巴第大区一名38岁意大利男子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成为第4例确诊患者。这名患者近期没有到过中国,1月底与一名从上海返回意大利的朋友一起吃饭,但朋友的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 而意大利第4例确诊者之后的70余例,均与第4例有关。这就是通过一个“超级传播者”形成了一个内循环,在意大利造成很多个社区的传播。因为意大利人不太愿意戴口罩或进行隔离,社区活动也较为频繁,这样就会不断在社区中传播,从前面的几十个到几百个,再往后就是指数级增长。 图片来源:华山感染公众号 指数增长有多可怕?打个比方,假如有一张足够大的纸,每折叠一次,纸张厚度就会翻倍,如果能够折叠46次,那这张纸的厚度将达到地球到月球的距离。这样的话,很可怕,四五月份,意大利的病例可能会达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这段时间就是要考验意大利能不能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了。 记者:那个时候,海外同胞要不要回国? 张文宏:这要看他们回来后是不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缓半年,还要不要读书工作?如果不回来的话,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让自己不生病才是最好的办法。有效的个人防护包括保持一定社交距离、勤洗手、戴口罩。这三点都能做到,被感染的概率就会很小。 记者:之前有过一种说法,就是随着天气变热,病毒的传染性会变弱。但问题是,病毒已经在南北半球都传播开了,当北半球进入夏天时,南半球就进入了冬天。因此,病毒会不会成为常驻型病毒? 张文宏:历史上很多传染病都是跨季度、跨年份的,2009年的H1N1就跨了年份。现在看,新加坡、印度都不严重,所以会认为天气变热这个病毒就不大容易生存;但马来西亚却有400多例,说明也不仅仅是天气的原因。不过,这些国家病死率都低,起码说明有可能在天气热的时候,重症病人会减少,轻症病人还是有的,否则马来西亚纬度这么低的地方,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确诊病例。夏天,病毒可能容易被控制。但是现在欧洲出现了疫情暴发趋势,有些国家在防疫方面只是应对型,可能不会对轻症病人或无症状病人进行筛查,那就意味着轻症和无症状病人有可能在社会上进行不断传播,这样的话,疫情会一直延续下去。有可能夏天终止不了,等到冬天,可能又会带来第二次暴发。 至于会不会变成常驻病毒?如果这个病毒毒性变得越来越低,那就有可能在人群中反复感染,因为症状不明显,也不会致死,就会慢慢适应,在人体中生存。如果病毒毒性变强,就容易被人类清除掉,不大容易长期生存。因为病人一生病就很严重,肯定会进行治疗、隔离,这个病毒就不容易传播下去。但现在说能不能在人类中长期生存还为时过早,要等到一年或两年以后,看看这个病毒还会不会长期生存。 记者:如今,随着青海、贵州、云南等地不断明确开学时间,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的家长也都在翘首以待。 张文宏:复工、开学,都是极大的问题。说实话,我自己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牵涉面太广。需要我国的专家和政府管理部门一起得出结论。对医疗工作者,还有现在工作在防范输入各环节的中国工作者们,比如说海关、社区防控的同志等,要做到把输入性的风险控制到最低。 开学需要各省根据各自疫情来定。如果一直没有新增病例的话,原则上就可以开学了。但眼下的问题是,上海、北京这种特大城市,不断有境外输入性病例。这就需要特殊情况特殊分析,看看输入性疫情是否可控。而且现在已经复工了,一般都是先复工,再开学,复工如果有问题,开学就开不成。因为开学后出现问题的话,就会影响一个班级乃至一个学校,可能会造成恐慌,复工相对来说没有这么大规模,要好一点儿。如果复工以后没有出现问题,原则上就可以考虑开学的事了。 记者:网络上一直对中药西药哪个更有疗效讨论很激烈,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张文宏:上海的治疗是中西医结合的,而且合作非常愉快。要说谁的疗效好,我觉得分清这个没什么意义。这就如同两口子过日子,日子过好了,非要分清是谁的功劳吗?这也是没法分清的。如果一定要说谁的功劳大,就只能完全不采用其他方式,只用中药或只用西药,然后拿出来比对。做这样的试验,对病人来讲,伦理上也过不去,难不成为了做这样的试验,就置病人的生命于不顾?明明需要吸氧了,但我只用中药,就不给你吸氧,这说不过去。中医西医都是医学,现在中国的治疗都是中西医结合的,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记者:很多人都在关注疫苗的进展,您能介绍下吗? 张文宏:在中国各条疫苗战线上,进展都挺快,也都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但疫苗从动物试验有效,抗体出来,到人体的临床研究,再用于人身上,需要一个非常严格的过程,哪怕再着急,流程也不能缺。因为疫苗是用在人身上,安全性要有极大的保障。最顺利大概也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到时候中国的病例可能都没有了,又让谁来做临床试验呢?如果这个疫苗是中国做的,拿到国外去做临床试验,人家又愿不愿意接受呢?这些都是问题。所以,我们说疫苗是为了明天而准备的,谁也不知道疫情会不会再来一波。 记者:据了解,您主编的《张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发布后广受追捧。随后被翻译成了英语、意大利语、波斯语、越南语等多个语种传向世界。 张文宏:对,现在世界各地都在问我要,我连一分钱版权费都没收(笑)。 记者:很多人希望在疫情结束后,能听您谈谈爱情观,讲讲育儿经,并且跨界再出几本书。 张文宏:这大可不必,我比你们高明的地方,就是对新冠病毒的了解。至于其他的,年轻人都比我懂得多,我已经out了。 记者:采访您之前,心里挺忐忑的,因为之前有记者被您“怼”过,所以稍微有些担心。 张文宏:那件事啊(“喊停记者提问”一事),我不愿意回答,是因为我一般拒绝跟大家直接讨论具体的细胞类型,这种话老百姓听不懂,我们没必要把这个展现在公众面前,因为你不应该讲大家听不懂的语言。 我和记者沟通,实际上是在通过记者与公众沟通。这次疫情非常特殊,要控制好,就必须要发动公众,如果大家不理解不配合,疫情是控制不好的。所以一定要讲老百姓听得懂的话,就是这么个道理。 如果只讲官话,那没人喜欢看,但如果你讲得很有意思,就容易被网友断章取义,都不联系上下文语境。年前疫情刚刚暴发时,我提到上海的风险很大,因为春节期间,每天进出上海的人很多,我这么说,也是想提醒大家认真做好防护,但是年后上海准备复工的时候,这句话又被网友拿出来说了。 前两天,我在“华山感染”中发的那篇文章(《张文宏:大流行状态下的国际抗疫与中国应对——国际战疫动态与展望(二)》),短短一天时间内,在微博上的转发阅读量接近十个亿,很多媒体摘了里面的一句话做标题,一下子传播开了。断章取义、标题党,都太可怕了。 记者:您怎么看待自己的这波“硬核”圈粉? 张文宏:我就是个普通人,疫情过后,一切随风而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特朗普突然发表电视讲话:说病毒是中国来的,骂欧洲​,夸自己
网海拾贝
特朗普突然发表电视讲话:说病毒是中国来的,骂欧洲​,夸自己

原标题:特朗普突然发表电视讲话:说病毒是中国来的,骂欧洲​,夸自己 自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下午起,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连发多条贴文谈论了美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更在当晚9点(北京时间今早9点)发表了一段电视讲话。 特朗普先是在他个人社交账号上发表的一连串贴文中表示,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拥有最好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再加上美国的预防、检测和诊疗政策,以及对于疫苗的研发,美国将会战胜新冠病毒。 他还表示他会动用联邦政府的一切权力应对新冠病毒,同时抨击了美国的媒体和自己的政敌,要求他们与他团结在一起,共同对抗病毒,因为“病毒可不管你是哪个党派”。 他还点名批评了美国的《名利场》杂志,称这家“马上就要关门”的媒体炮制假新闻攻击他的团队,但实际上他的团队在应对新冠病毒上“做得非常棒”。 之后,在当地时间晚9点,特朗普在美国白宫发表了一段电视讲话。这段讲话大致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中,他首先强调新冠病毒是从中国扩散到全世界的“外国病毒”,然后称美国对于疫情的反应“迅速”和“专业”,并称“我们的团队是世界上最好的”。 他还说美国在疫情初期采取的对中国的严格旅行禁令、联邦政府出台的强制隔离政策、及时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及发布针对其他国家的最高级别旅行警告等强硬措施,都大大减少了美国国内出现的新冠病毒病例。 说到这里时,特朗普还抨击了欧洲,说欧盟未能及时限制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出行,导致欧洲出现了大量的聚集病例。他进而宣布美国将在未来30天暂停从欧洲到美国的所有出行。 第二部分特朗普则讲到,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处在经济上最好的时期,所以有足够的资源去应对新冠病毒疫情。 他强调这不是一场“经济危机”。 他还表示美国将对受到疫情冲击的企业和个人进行补贴,包括对企业的低息贷款、延长报税期限、给个人减轻工资税等等。 第三部分特朗普则强调,自己很在乎美国人的安全,会尽全力保护美国人,并称没有一个国家能比美国更好地应对新冠病毒,因为美国有优秀的医生和医疗资源,新冠病毒在美国“没有机会”。 他还呼吁政客们放弃党争,团结起来,一起战胜新冠病毒。 不过,就在特朗普发表完这番讲话后,美国CNN也立刻出了一篇抨击特朗普讲话的文章,称特朗普的讲话显示他并不了解疫情,只是在不断找替罪羊。 这篇文章称,特朗普不仅用排外主义的口吻,将新冠病毒错误地视作“外国病毒”,他甚至仍然认为只要禁止中国和欧洲人来美国,就可以战胜病毒。 CNN还指出,导致美国疫情恶化的根本原因是病毒检测的问题,可这件需要政府承担责任的事情却并没有被特朗普提及。 最后,截至耿直哥撰写这篇文章时,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数据,美国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1200人,并仍然在继续恶化。 其中疫情最重的华盛顿州,其确诊病例从前一天的267个增加了366个。当地官方数据显示,这一增加是在当地的病毒检测规模从2400多人扩大到3400多人之后的结果。 从目前这一监测数据的情况粗算来看,当地的感染者可能占人群的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意大利最新研究:病毒很可能不是从中国传入
网海拾贝
意大利最新研究:病毒很可能不是从中国传入

原标题:意大利最新研究:病毒很可能不是从中国传入 据路透社3月12日报道,意大利米兰的一个研究团队认为,可能早在1月时,新冠病毒就经德国进入了意大利。这和此前专家认为病毒是由中国直接传入的猜测大为不同。 自意大利北部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专家在努力寻找将病毒带入境的“零号病人”。在进行了大量分析,并对意大利患者的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测序后,虽然暂未确定“零号病人”,但来自米兰的马西莫·加里(Massimo Galli)的团队却发现,本国出现的病毒样本,与一名1月份在德国被感染的患者高度匹配。 马西莫·加里是米兰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并在路易吉·萨科医院担任传染病科主任。他表示:“与毒株最接近的序列,很可能来自一位于1月19至22日在慕尼黑被感染的患者”。据报道,该患者曾接触了一名来自上海的人。 “我们推测,一个在慕尼黑被感染的人,来到意大利最早出现疫情的地区,在毫无症状的情况下传播了病毒。”加里认为,疫情可能早在1月25至26日就已经在意大利蔓延。 当地时间1月28日凌晨,德国“明镜在线”发布快讯,称德国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患者来自慕尼黑市郊的施塔恩贝格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